油价上升,又一次见到国际惯例

新华网快讯:鉴于近期国际市场原油价格持续上升,国家发展改革委决定自3月25日零时起将汽、柴油价格每吨分别提高290元和180元。发改委的响应速度还真是快啊,与前不久的“费改税”遮遮掩掩,欲出还退相比,这次的速度可以用神七发射来形容了。

大家还记得否?上次的“费改税”又要搞听证,又要具体到09年1月1日开始执行,前前后后折腾了两个多月,这两个月来,两大石油企业的利润绝对是超级暴利。而这次的油价上涨却没有搞那么一套,而且定价迅速,执行迅速,看24日的快迅,25日就要执行了。

其实油价这个东西没有什么好说的,看题目是有国际惯例这个词,那我们就来谈谈这个。

其实所谓的“国际惯例”和“中国国情”两大借口在某些人口中已经用烂了。拿油价这个东西来说,涨价时就是“国际惯例”,快啊,降价时就是“中国国情”,慢啊。再如前几年的中国移动相关的业务,像漫游费国外同一家公司的信号,全国漫游是不要钱的,国外的概念是在没有本公司信号的情况下,用别的公司的信号叫漫游,这时收费,“有关部门”就出来说话了,说中国的移动公司各个省份是独立核算的,是需要成本的。有人就反问了,为什么把不成熟的企业管理费用嫁接到消费者头上来呢?此为“中国国情”。又如把手机上网的无限量取消的时候,又有“有关部门”出来说是“国际惯例”。

“中国国情”和“国际惯例”只是某些人或某些部门拿来为自己争取最大化利益的借口。咋一听很符合逻辑,是啊国际是这样,是啊国际上都如此,有时就忽略了在不同的时期拿两套标准来最大化利益,同一时期对不同的事物用不同的标准。这就是“中国国情”和“国际惯例”的把戏。

在我想写一篇关于这两个词语的文章时,百度上还搜不出来相关文章,但是现在已经有很多了。看这里的一篇文章就详细例举了很多的实例。有一个例子就很好,银行不断增加收费项目那叫“国际惯例”,银行的职工人数是同等规模国外银行的6倍多,收益率只有国外银行的1/5,那叫“中国国情”。

所谓的“国际惯例”都只是一层美丽的面纱。所谓“惯例”,说到底就是各方势力进行较量的结果,占据优势地位的一方在较量中分配更多的利益,并迫使弱势一方接受,于是形成“惯例”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这种“国际惯例”已经成为“与民争利”的同义词。再者,现在不少所谓的“国际惯例”,许多根本是站不住脚的,有的完全是子虚乌有,“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”,有的也只在极少数国家或地区实行,根本就缺乏代表性。

本应“国际惯例”的被“中国国情了”,本应“中国国情”的被“国际惯例”了,这两个借口俨然成为利益集团谋取暴利的手段。要这个多理由,真怕你一时搞混了,其实全部“国际惯例”算了,当然我说的是真正的国际惯例。

PS:

打引号的词释义:“有关部门”这个词是一个标准话的新闻用词,在普通公民口中有经常说起,其实要问这个“有关部门”到底是什么部门?那还真不知道!有可能“有关部门”太多,多的说起来太麻烦,说不全,只好用“有关部门”有一言统之。也可能真的不知道到底是哪个部门,只好说是“有关部门”,如果你要问到底是啥部门?你自己查去吧。

油价上升,又一次见到国际惯例》上有1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